開發主義的文化拜拜

文/吳易翰(作者為台灣鐵道暨國土規劃學會常務理事)

台鐵台北機廠開發計畫在台北市府強力主導下,日前在最後一次都計審議的同時,由文化局辦理廠區開放。兩者聯手打造的利益想像,終於讓人了解,都市的願景並不上綱到市民與全體國民,而只是讓官署操作法規遊戲,與極少數的資本家分得大片利益後,才讓大家吃吃殘羹剩餚。

台灣將近四十年來,走過製造業蓬勃且高度發展的年代,仰賴的就是一定水準且低廉的勞動力,我們的父執輩胼手胝足,無非只是想脫離貧困,所以,產業文化的視野也較薄弱。

資本經濟原本就是追求成本最低、利潤最高的過程,所以,台灣走過經濟高峰之後,低廉的成本是不會再回來。資本家的營利法則,除了製造業出走外,沒出走的,就開始金錢利益的競逐,諸如土地、房市、股市金融等等。而公有土地的釋出,更是資本家垂涎的標的,所以,少數的政商遊戲,去搜括多數人所應該擁有的公共文化場域,說來一起也不奇怪;這也難怪要動手操弄前後,搞了幾個文化遊樂活動來尋求救贖。

台北機廠成立於日治時期,大跨距的廠房與設施,是台灣重工業的起始點,這類產業遺跡所蘊藏的,是那麼多年來給大家行的便利,也是重工業廠區建設,鐵道重機械維修的技術史觀的根基,全然不該只是外觀包裝得漂亮,其實是玩弄土開之前,施捨式的文化拜拜而已。

從貼近人們的運輸科技產業開始,要給下一代的,不要只是課業滿分的表象,機械科技與技術遺產的啟發,才是一個都市足以讓人尊敬的地方。因為,我們要從生產製造的「物化」經濟,走向以「人」為資產核心的經濟視野時,機械產業歷史的遺跡,如能重新塑造為運輸技術歷史博物園區,讓後輩找尋到自己性向的所在,從實務基礎到將來追求高等技術企圖的養成,永遠是比資本家與官署勾串打造的利益想像,要來得重要許多。這些事情,台灣還做得太少。

北廠保存案,除了要理解市府官員,一手打房,另一手剝奪全民共享的資源,想賣地給資本家的高超假動作外,也要悲憫他們頂著高學經歷,卻還是走在上一個世代的發展中國家愚民式思維的圈子裡,那麼,繼續選擇他們的想法與手法,台灣想破繭而出,似乎仍得在黑暗中慢慢地等待。

本文刊載於2014/09/28自由時報自由廣場